DELT&Lab
Loading...

你不是你笔下的人物但你笔下的人物是你 2016

        马力蛟的作品成功地把自己的人生塑造成了一种日常生活的异质体,一种监测日常生活变异的衍生物。他在重建个人情感历史文本的过程中,在展示无聊,多余的生活片段的过程中,把人的窘迫,人生的逻辑和意义这样一些特别难以启齿的追问轻松却不失严肃地摆在了我们面前          ——李一凡


        曾经看见一个有意思的说法,“尴尬成为一种文明,我们在21世纪进入了尴尬纪元,在象征文明的金字塔底端是物理定律,往上是法律条文,再往上是道德规范,而尴尬是比道德规范更为精妙的东西。”尴尬的发生是没有逻辑解释的,也没有标准答案,尴尬让我联想到荒诞,但没有荒诞中的虚无主义的气息。就像《潜行者》结局关于信仰的讨论,观者尴尬地发现其实潜行者才不是那个救赎者,但他是唯一愿意去相信的人,又或者《爱之涡》中导演试图讨论推进两性关系的极端实验——一场群体性爱闹剧,此时给本我以完全的自由,片中从人性到兽性的转变再到死守自我的过程就是充满尴尬的自我找寻的过程。在我看来用尴尬来理解马力蛟的作品很适合,也很符合这个时代的特质。无论是他给人带来的性别认知错乱,还是别人带给他得性别认知错乱,在不断的剧情反转中反思人的复杂性。观看他的作品就像灵魂出窍,任何判断都已失效,用一种近乎冷漠的视角看待事实,有时候如释重负,有时候又处处直指人心最敏感的部位。失控,无常是肉身经验里面的常态,马力蛟抛出了问题,是我们每个人的问题。我更愿意把他的作品看待为一种态度,类似于那些形容尴尬的网络用语,把苦难的部分用自嘲消解,留下的部分是值得珍惜的部份          ——张黎